主页 > D生活妝 >唯有让内心平静,才能改变外在的世界 >

唯有让内心平静,才能改变外在的世界

2020-06-25


唯有让内心平静,才能改变外在的世界
图片来源:pixabay

我锺爱的义大利作家 Niccolo Tucci 写过:「是晚了,还是早了?当我以为时间来临,但原本该属于我的,不见蹤影;世间一切,都变得不合时宜。」

哈佛大学毕业团聚(Fifth Year Reunion),我回去了,回去麻州剑桥这个回忆铺天盖地的城市。温特洛普学院,院长卸任后改朝换代;哈佛园,在时间堆砌下,早已人事皆非。

晚会上,意气风发的男同学,名牌西装下无法掩饰半秃头;商学院毕业的女同学,现今最琐碎的企盼,不过是等着事业爱情何时才能两相兼顾。原来,冷白的月光底下,人生胜利组也有得不到的幸福。

六月天还是嫣然,但是甫从哈佛毕业、那个时空下的我,早已不复存在。那个哈佛毕业生,一手抱着大提琴,一手拿着行李箱,仓促的找灰狗巴士从波士顿到纽约;那个哈佛毕业生,一个人住进纽约市三坪不到的小房间,静夜里凝视着窗外的乔治华盛顿桥;那个哈佛毕业生,即使除夕哈佛同学邀请到她四季酒店顶楼公寓享用晚宴,仍然对自己波西米亚式的艺术家生活甘之如饴;那个哈佛毕业生,全然不知道,前方的路还有什幺样的磨鍊等着。

哈佛人希冀改变世界,对世界有所贡献。还记得吗?离校的拱门上写着:「启程,去服务你的国家,服务你的人民。」每个人都想服务世界。但是我必须承认,如果过去几年来我有一丁点成长,那是我终于体悟希腊作家普鲁塔克(Plutarch)的哲理:唯有内在不断修炼实现,才能转变外在的大千世界。真正的坚韧在柔弱,真正的权势在谦卑,改造这纷扰人间的前提是静下心来,做好自己。

杨绛说:「人生最曼妙的风景,就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。」十五岁离家后,我就像汪洋中的一只小船,美国、台湾、美国、台湾,在太平洋的两岸荡啊荡的漂泊。远航的船,习惯了流浪,没有什幺从容可言。人在台湾的妈妈曾经写了一封短信给我,信的主题是:远航的船该靠岸了。

母亲写来的信要我靠岸,究竟应该在哪一个港口?我因为追求音乐之美,离开了家乡;但谁也没有想到,最后竟然是文字,这好几十万中文文字,如同长夜中闪亮的灯火,引领着我,带我航向生命最初的码头。

【书籍资讯】
《哈佛教我的18堂人生必修课》
唯有让内心平静,才能改变外在的世界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推荐文章

申博太阳城_亚虎国际老虎机网址|生活消费社交|推出生活服务信息|网站地图 subet申博手机在线 sunbet申博现金开户